香港马会历史开奖结果2019马会

云思 (散文)

  云是最常见的, 那缥缈轻盈的 脚步, 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人们眼前, 但不知什么时候, 又会无影无踪, 可 能连它自己都无法知道来自何方, 下一刻又会在何处停留。它总是自 由自在地飘荡, 时而像狂风, 霎那间 越过白山黑水、滚滚红尘, 时而又温 柔似水, 在一个偶遇的地方, 哪怕是 贫瘠的山川, 绻缱流连, 留下一丝生 机, 一个美丽的背影。

  有人会说, 你是世间最自由的, 因为你是风的使者, 大自然之风帆, 总是高高地悬挂在天的高处。有人 还会说, 你是世上最无聊的, 没有自 己的脚步, 完全是由风支配, 没有了 风, 你只能傻傻地呆在一个地方。最 后你自己说, 你就是你, 没有那么伟 大也没有那么渺小, 不是虚无缥缈 而是实实在在的, 你不过是大千世 界的一分子。

  的确如此, 不同的人眼中看到 的是不同的你。远离家乡的游子从 你身上, 看到的是故乡, 他猜测你是 从他的故乡飘来, 要不看上去怎么 会如此眼熟;年轻情侣眼中的你, 是 洁白无瑕的, 象征着爱情的纯洁;农 民眼中的你, 是丰收的稻谷和希望; 小孩子眼中的你, 是神奇神秘, 变幻莫测的。

  说到云, 难免会让人想起山。云和山有时真是一个不能分的整体。 看山的高处直耸云天, 就有云围绕 在山尖上, 有时是略带有云雾的朝 霞, 或是云蒸霞蔚的晚霞。如黄山的 云海可谓一绝, 峰石在云海中时隐时现, 还有那松树的松针, 也像从云雾中长出, 幽邃、神秘、而朦胧,留给人驰骋想象和无限的遐思。云和山还真是一对好兄弟, 各有各的长 处。山长得厚实, 拥有很大的身躯, 可是牵挂太多而失去了行走四方 的机会。云和山相比, 实在是相差 悬殊, 显得太轻盈了, 却有了四海 为家云游的乐趣。云和山或许更像 是父母和儿女, 大山里的水汽蒸发 给予云以生命, 云长大后远离了大 山, 就像儿女离开父母在异乡为了 理想而奋斗。人们更愿看到的是他 们在一起的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 和宁静。

  如果说山是云的邻居, 湖就是 云的港湾和家园。在辽阔的青藏高 原, 看到的云都是一分为二的, 往往 是天上和湖中都可看到。云在清澈 的水中, 天蓝蓝水蓝蓝衬出了云的 高洁, 又像高耸的雪山倒映在水里, 那美的感觉令人窒息。此时的云见 了湖水就像看见了一蓝色的大镜 子, 非要看清楚自己的容颜, 还是 湖见了云就像母亲见到久别的孩 子忍不住把他拉进了怀里。云沉浸 在湖心, 湛蓝的每滴水中就有了些 许洁白, 湖水把天空的云洗净, 就 像母亲轻轻地洗去淘气孩子脸上 的泥巴。在清澈的湛蓝下, 白云也有 了生命, 湖水就是那双凝视着的深 情的眼睛。

  古代的文人墨客, 也非常喜欢 以云为题材, 吟诗作画。《凉州词》 中的黄河远上白云间,《独坐敬亭 山》里的众鸟高飞尽, 孤云独去闲, 《山行》中的白云深处有人家等, 从 古人吟云的诗中可以领略诗人气 质、志向以及他们的悲欢离愁。云 还是山水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有 以虚衬实的作用, 有了云, 山才显 得厚重和伟岸。中国山水画史中顾 恺之《画云台山记》中已有关于云 的提及, 而被认为存世最早的山水 画——— 展子虔的《游春图》中亦可 见浮云。唐朝诗画家王维对云的 理解更为深刻, 从他的山水诗中 解读云的禅意:“行到水穷处, 坐 看云起时”、“寂寞柴门人不到, 空 林独与白云期”。在他表现空寂的 画意中, 山云的组合空到极处, 无声 中见有声。

  很难想象, 表面看云是多么虚 无的物质, 从古到今却得到这么多 人的赞叹和喜爱。它究竟有什么吸 引人们的独特地方呢?我想, 也许是 一种品德和精神吧。从它身上, 可以 看到真实和淡泊, 它就那么真真切 切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表里如一, 从 没有掩饰自己的分量很轻盈, 而且 是那么自信, 看上去软绵绵的, 没 有硬朗的支撑, 没有筋骨血肉, 但 在不经意间却散发出一种骨气。这 种自信与骨气是与生俱来的, 有着 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同时它可以 在任何地方扎根, 不管环境多么恶 劣, 总是淡然的接受, 没有喧哗, 没 有感叹, 没有怨天尤人, 甘于平淡, 独自静静地呆在那里。它奉献出甘 露而不求回报, 不想拥有过多而让 身体背上沉重的包袱, 失去飞翔的 翅膀。还有那种亲切, 云虽高高在 上, 有着不可比拟的地位, 完全有 骄傲的理由, 但却老少无欺, 不管是 面对谁, 都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给人 以美好的希望和向往, 这更是难能 可贵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